高跟鞋之夜

黄蓉移魂大法斗法王

.
黄蓉移魂大法斗法王
南宋1242年,蒙古大军南侵,郭靖靖,黄蓉在大胜关召开英雄大会,评选武林盟主。蒙古国师金轮法王带人前来捣乱,此时郭靖武功虽已是天下第一,但除他之外,黄蓉有孕在身,因此在双方选定的三局两胜制比赛中,中原武林一方没有把握打败蒙古高手。后来,黄蓉与杨过、小龙女一起,凭借计策将金轮法王打败。武林大会之后,郭芙不慎被金轮法王擒住。
“臭和尚,你赶紧放了我,否则我爹爹跟娘亲不会放你生路”郭芙被金轮法王捆着双手,一路叫骂不停,郭芙自小骄横刁蛮,即便落入金轮法王之手,仍旧狂妄无比。
金轮法王不再多以理会,只管继续压着她赶路。他原本计划在武林大会挫挫中原武林人士锐气,不想却落败而归,现在捉到郭芙,想日后拿她来要挟郭靖夫妇。
郭芙一路依然不依不挠的吵着骂着,金轮法王忍不住点了她的哑穴,赶了几个时辰的路,天色渐晚。金轮法王内功深厚,走几天几夜也不是问题,可郭芙走的气喘吁吁,娇汗淋漓,索性就直接蹲地上不走了,摆出一副要杀要寡悉听尊便的姿态,金轮法王在武林大会上与众多高手搏斗,也消耗不少体力,也想找个地方歇脚,运功恢复内力,便在不远处找了个山洞歇息。
进了山洞,他对郭芙说道“我知道你想说话,你听好,如果我解开你穴道,你还要继续吵吵闹闹,我就再点,而且不会再解,听明白了就点点头”郭芙急忙点头应允,金轮法王解开她的穴道。
“死秃驴,你……”郭芙马上要开口破骂,只见金轮法王手抬起,做要点穴状,便闭口不语,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“和尚,我饿了,弄点吃的来”郭芙虽然没再辱骂,可说话也是毫不收敛。
“饿了自己去找吃的”金轮法王冷哼道。
“好啊,那你解开我的绳子,我自己去找”郭芙毕竟是十几岁的孩子,想法很天真。她以为金轮法王真会放了她,她便可以逃走。
“你想的美”金轮法王丢下一句话,便走出洞去“死和尚,你要去哪,赶紧放了我”郭芙不知道金轮法王在打什么算盘,慌张起来。挣扎着想解开绳子,可完全是徒劳。
过了一会,天黑了,郭芙一个人在洞里,又黑又饿,哭了起来。
这时洞外有了动静,郭芙抬头一看,金轮法王回来了,还带了一包东西,看完继续哭个不停。
金轮法王摇头叹气,捡了些柴火烧起来。又走过去要帮郭芙解开绳子,只见郭芙晶莹剔透的眼睛里泪花盈盈,脸色通红,煞是惹人怜爱,因为害怕,然后加上挣扎绳索,大哭。
郭芙此时已经汗流浃背,身上香气挥发,再往下一看,胸部虽然还称不上丰满,倒也玲珑别致,金轮法王心里激起一层涟漪,差点按奈不住“果真是黄蓉之女,才这个年纪,发育已如此之好。”金轮法王迟疑片刻,马上给郭芙解开了绳索,然后走到一边去,将方才带回来的那包东西打开,取出一只烧鸡。撕了根鸡腿给郭芙,郭芙实在饿得不行,连骂的力气都没了,拿着鸡腿狼吞虎咽。没一会,就剩个骨头,又伸手去跟金轮法王要,金轮法王看她如此饥饿,又撕了一大半给她。自己也开始吃了起来。
“臭和尚,你当和尚还吃荤?”郭芙这会吃了东西,心情有所平复,又开口说话了“我蒙古人一向不拘小节,又不是你们汉人,畏首畏尾”金轮法王不屑道。
其实金轮法王虽然是个和尚,可是并非正宗僧侣,蒙古族有些僧侣可娶妻生子,与常人无异。
郭芙也懒得理会,自己吃自己的,填饱肚子再说。郭芙吃完,盯着金轮法王,只见金轮法王闭上眼睛,打坐练功。她站起身来,刚想往外跑。金轮法王扔出一颗石头,直接钻进山洞里的山壁上。
“如果你再走出半步,你的腿就跟那山壁一样”郭芙瞪了他一眼,也没敢往外再踏半步,她知道这个老和尚武艺高强,心狠手辣。转过身去拿了些杂草铺着,躺下。奔波了一天,加上之前哭了那么久,郭芙也筋疲力尽了,没一会变睡着了。
金轮法王运起龙象般若功,他这套内功虽然不是武林绝学,也算是上乘秘技,所以后来连老顽童都感兴趣。这套内功心法阳气极盛,稍微控制不好,就可能走火入魔,精水逆流入脑。最后七窍流血而亡,所以得长期修炼,才能有所大成。
因为阳气过旺,每次修炼完毕后,都会让他产生欲望。不过现在把握好了,便能够控制了。所以他安心的打坐练功。过了一会,金轮法王却感觉自己欲火焚身,五脏六腑似乎在热火中炙烤一般,还好及时控制住了,才没有走火入魔。原来他在武林大会上多次与人拼斗内力,耗损过多真气,五脏六腑也受到损伤,所以运功的时候,龙象般若功会以真气抵挡,将内伤修复。才差点走火入魔,金轮法王睁开眼来,发现下体暴涨,欲火中烧。
恰巧这时郭芙翻了个身,胸部居然露出了一大半。因为金轮法王的龙象般若功阳气过旺,运功的时候,周围温度上升郭芙热的不行,又加上从小就都一个人睡,熟睡后太热也常不知觉的倘胸露乳。这次居然也这样。
金轮法王看得欲望更加旺盛“原本无心猥亵于她,不料此次发生此等意外,天意也,郭靖,黄蓉,今晚你们的生女落我之手,也算报了老夫今日之仇。”金轮法王轻声走了过去,蹲下身子,看着郭芙,只见她肌肤胜雪,却透出红玉般的微晕,眉目如花,睫毛甚长,虽然年幼,但也算绝色,遗传到黄蓉很多优点。
“我也算悦女无数,可此等良品,也算数一数二,可能还是个处子之身。”金轮法王想到此处,欲望又增添了几分金轮法王噎了一口口水,再也按奈不住。伸手过去解开了她的衣带。郭芙上身只剩一件半遮着的肚兜跟批在肩上却绱开了的上衣。
闻着郭芙的樱桃小嘴呼出香气,金轮法王低下头亲吻郭芙的香唇,缓缓伸出右手,放在郭芙胸前摸了一把。接着起身来解开了郭芙的肚兜,郭芙上双乳立刻一览无遗,就批了件上衣在肩上,只见双峰挺立,肌肤白如玉,又泛着红丝,粉红色的乳头如樱桃伴点缀在前,娇艳欲滴,让人很想咬上一口,虽还没发育完整,但在这个年龄段,算很极品了。
金轮法王轻轻揉郭芙的胸部,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妙,大小刚好一手可以捧住,弹性极佳。金轮法王凑嘴过去,吸住乳头,喊在唇上,再用舌尖轻挑。
郭芙轻哼一声,身子躺平。这一举也吓得金轮法王差点摔过头去。他虽然要奸淫郭芙,却不能让其知晓。这要是有个万一可会是武林笑话不说,今后估计所有中原武林人士都要追杀于他,后者他不在乎,可不想让自己英明扫地。于是,点了她的睡穴,让其沉睡。接着,金轮法王趴到她身上去,开始上下其手用嘴吸着郭芙的乳头,左手揉着郭芙的左胸,右手拉起她的纱裙,摸着郭芙光滑的大腿。
郭芙虽然沉睡,可是身体还是有所反映,娇声连连,两腿并拢夹着,身体微微颤抖。第一次受到别人这般抚摸,哪里受得了。金轮法王分开郭芙双腿,右手继续往前挺进,终于触及郭芙私部,郭芙亵裤早已湿透。金轮法王又是一阵搓揉。
郭芙气喘连连,脸蛋红得快滴出血一般。金轮法王停止动作,半立起身来,解开郭芙裙带后,又解开了她的裤带,只见亵裤上有一处湿了的印记,金轮法王嗅了一把,亵裤上有郭芙的体香跟淫水的味道。别有一般风味,舔了一下后扔到一旁。
郭芙的玉体一览无遗的展露在金轮法王眼前。郭芙的私处刚长出毛来,还不是很长,也不会曲卷,部落有序,再看下面,一颗珍珠般的阴蒂通红闪亮,阴蒂下面含苞待放的阴唇微开,一张一合,还吐出玉液,仿佛碧泉般。金轮法王猛吞口水,趴过去,用舌头在阴蒂上打圈,郭芙一阵阵颤抖,哼声连连。分泌出更多淫液。金轮法王赶紧往下,好像是品尝人间佳酿般贪婪吮吸着郭芙的淫液。郭芙再也受不了,由细小哼声变成连连呻吟。
金轮法王明白,这小 女 孩要来人生第一波高潮了,加紧了速度,把舌头伸入阴道,一进一出的抽插。郭芙边喘粗气,边潜意识的双手搂着金轮法王的头,夹紧双腿。然后下半身也一上一下的配合着金轮法王的抽插。终于,她下半身往上一挺,全身激烈的颤抖着,娇哼一声,泄了身。金轮法王将她淫液全数吸进嘴里。抬起头来,上边胡子沾满淫液跟自己的口水。
金轮法王的下体涨得慌。几下就脱了个精光。扶着肉棒用龟头在郭芙私处摩擦了几下,慢慢的,一点点的要往里深入。可郭芙是处女之身,进去一点点,却又被挤了出来。金轮法王深吸了一口气,一手捧着郭芙的臀部,向上托起,一手捧着自己的肉棒往郭芙的阴道前进。
金轮法王感觉自己的肉棒好像要被郭芙的阴道咬断一样,被夹得很是疼痛。进去了一半后,便动不了,金轮法王知道,这是顶到处女膜了,双手扶着郭芙的腰,一下子插了进去。
郭芙疼痛得不行,虽然穴道没解开,可是身体反映跟平常是一样的,不禁痛得大叫起来,眼角泪珠一连串的掉下来,双手胡乱的抓,最后抓到金轮法王的双手,死命的掐住。
金轮法王哪顾的了这些。双手撑到地上,开始试着往外拉,又是一阵疼痛,可又觉得酥麻异常,感觉自己快要射了,急忙停下,运气止住。等酥麻感过去了,再继续往里面插,然后在抽出来一些,这样连续几回之后,感觉顺畅了一点点。郭芙抓着金轮法王的也慢慢松开,由痛哭声变成了呻吟。
金轮法王扶起郭芙的身子,把她手放到自己肩上,然后抱着她的臀部半坐着,开始一连贯的进出。郭芙下体溢出大量的淫液,流到她大腿上,流到金轮法王的阴囊跟大腿上。由于下体的湿润,郭芙的阴道变得顺滑了,金轮法王抽插的更流畅,发出一阵阵噗兹噗兹的声响。郭芙满脸通红,哼声连连,嘴巴半张着吐出香气,金轮法王伸过头去,吻着郭芙。郭芙被堵住嘴,嗯嗯的叫唤着。
金轮法王再也不想控制了,加速抽插,郭芙也一上一下的配合着,终于,金轮法王闷哼一声,将郭芙推开,射在郭芙私处外边。郭芙躺在地上,全身颤抖个不停,嘴巴半张着,好像缺氧一般,急促的吸气,呼气。金轮法王看了她一眼,从自己衣服上扯下一块布,给郭芙下体擦掉那些淫液还有郭芙的处女血之后,便帮她穿上衣裤,然后走出了洞口。
次日,郭芙睡到响午才醒过来,发现金轮法王不在,仔细一想,只觉得昨晚自己做了一场异常真实,而且从没有过的春梦,不禁两腮通红。站起身来,发觉下体疼痛,以为是昨晚春梦还有近日被金轮法王逼着赶路的原因。毕竟她初处人事,也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,便也没去在意太多。她看金轮法王不在,便想逃跑,刚走出洞口,金轮法王就盘坐在洞口。金轮法王看到郭芙出来,竟然有点担忧,怕昨晚的事她有所察觉,他淫女无数,可第一次对这么年幼的少女下手,还是迷~~,感觉有点愧对自己身份。
“老和尚,你昨晚也一整晚都在外面?”郭芙担心他看到自己昨晚做春梦的窘态,问道:“嗯,是的,我从昨晚到现在都在外面练功,怎么?”金轮法王有些心虚。
“哦,没事”郭芙放下心来金轮法王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看来这小 女 孩没有察觉。
之后的几天,金轮法王只要郭芙熟睡,就点了她的睡穴,奸淫她,郭芙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,怎么每天晚上都做这种梦,虽然心里觉得羞愧不已,可却又有点期待。因为梦中欲仙欲死的美妙,不是能够说的出的。有时候一想到梦里与人交合的情景,下体便湿润不已,瘙痒难耐。只要金轮法王不在,便自慰起来。
黄蓉在郭芙被擒之后,坐如针毡,便要出去寻找郭芙,郭靖得守护襄阳,黄蓉也再三劝说,自己不会大意,会用计救出郭芙,拗不过黄蓉,只好让怀着身孕的黄蓉只身出去寻找郭芙的下落,一路打探。终于追查到金轮法王的下落,变日夜赶路,追了上去。终于在一个小镇里看到金轮法王,便悄悄跟着。由于金轮法王是个僧人,带着个小女子住客栈多有不便,每次都在郊外过夜,然后点了郭芙的穴道之后,会到附近小镇里购置一些吃的。黄蓉暗中跟着金轮法王走出小镇,到了郊外,金轮法王停住脚步,冷哼一声“郭夫人,想必是来找你女儿的吧,出来说话吧,我早已发现到你了”
“想不到我一路上小心翼翼,也被你察觉到了”黄蓉从一颗大树后面现身。
“呵呵,你未免太瞧不起我了,要是让你跟这么久,我还没有擦觉,怎么敢来称霸中原”金轮法王冷笑道“金轮法王,识相点就把我女儿交出来,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”黄蓉怒视金轮法王,拿起打狗棒指着他。
“那就看看你有没那本事了”金轮法王亮出兵器金轮黄蓉没再接话,挥起打狗棒向金轮法王飞奔而去,跃身使出一记棒打狗头,金轮法王身体一侧,躲了过去。黄蓉又使出天下无狗,棒法虚中有实,实中带虚,此招乃打狗棒法最玄妙之处,变幻莫测,奥妙无穷。
金轮法王差点吃了亏,但他毕竟也是武学奇才,有惊无险的躲过之后,使出五轮打转,两个人缠打在一起,一时间分不出胜负。但黄蓉毕竟是有孕在身,体力消耗太多不说,行动上跟反应力上变得有些迟钝。高手之间的对决,一点点空隙就足以让对手趁虚而入。
黄蓉使出桃花落英掌,金轮法王见黄蓉体力透支得厉害,知道胜负就在眼前,使出龙象般若功,跟黄蓉掌对掌击在一起。黄蓉连退数步。还好她有九阴真经护体,否则早就伤及五脏六腑。
金轮法王乘胜追击,快速飞身过去,点住黄蓉穴道“胜负已分,你有孕在身,打不过我的”金轮法王打量着黄蓉,只见黄蓉一身白衣,肌肤胜雪、秋波流转,娇腮欲晕,眉目如画,丰姿绰约,生平未见的绝世美人,清风中白衫微动,只见日光淡淡的射在她脸颊之上,真是艳如春花,容色绝丽,不可逼视。眼睛晶莹澄澈,光彩照人,虽以年过三十,已为人母,可完全看不出在她身上有岁月的痕迹,跟郭芙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而且又多了份贵妇韵味。金轮法王有点看傻了眼,心想,要是能得到她,真的可谓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了。心里便有了想法。
黄蓉被他看着心里发毛。“金轮法王,今日我不敌你,你要什么条件,才可以放了芙儿?”黄蓉怒喝一声道:“你女儿便在里面,你若想带她走,也并无不可,只是得答应我的条件”
“你要是这么做,我就算是死,也要跟你拼斗到底,有什么条件,你说”黄蓉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够顺利救出郭芙。
“让我好好享受享受,服侍好我,我便放你母女二人回去”金轮法王奸笑道“无耻淫棍,这个条件我不会答应的”黄蓉怒喝一声“我知道夫人视死如归,但你可想到你女儿?你要是不从与我,要与我决斗,我也奉陪,今日胜负以分,再打下去,我想结果你自己心里有数,你现在被我点住穴道,我一样可以奸淫你,再将带回蒙古营中让可汗享受,将你女儿带去营中给将士们解解饥渴。老夫一向喜欢自觉的,不想威逼,才开出这条件,你自己选吧”金轮法王道“无耻小人”黄蓉知道金轮法王说的没错,而且要冲破穴位也需要时间,自己有孕在身,女儿还在他手上,现在当下这种局势,纵使聪明绝顶的黄蓉也有些不知所措。
“快点做决定吧,老夫可没那么好性子”金轮法王有点不耐烦了。
“……”黄蓉不语“郭夫人大可放心,我一向遵守承诺,只要郭夫人侍候好,老夫即便放你母女二人回去,而且,也不会对外泄露半句”
“……”黄蓉做着思想斗争,眼下只能任人鱼肉,如果倒是金轮法王真把自己母女二人带回营中,必死无疑,死不打紧,恐怕身体也难逃侮辱,自己已非子之身,可芙儿还这么小,岂可遭这种罪“快回答我,否则我便在此动手”金轮法王。
“……好,我答应你”黄蓉想到自己的女儿,无可奈何的应允了,想到自己将要被一个丈夫之外的恶人奸淫,清澈透明的眼里闪出泪花,煞是惹人怜爱,看得金轮法王心里瘙痒难耐。
“好,郭夫人果真爽快,希望你也遵守诺言”金轮法王说完,啪啪两下解开黄蓉穴位。
“芙儿在哪,我得先看到她,否则我不会让你碰我半下”黄蓉擦去脸上泪珠道“等你服侍我几天,我自会带你去见她”金轮法王知道黄蓉聪明绝顶,还是得要有所防备才行。
“……你”黄蓉怒视着金轮法王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金轮法王不知死过几回“要便要,不要也罢”金轮法王冷哼一声道“行,就依你所言”黄蓉现在有把柄在人手上,还是先将就于他,等想出计策,再做安排“走吧,跟我来”黄蓉只得跟着金轮法王走了。
两人来到一所木屋,木屋旁边有一条小溪,小溪清澈见底,流水潺潺。也不失为一道美丽风景。这所木屋其实是金轮法王无意发现,只是发现时屋内早已无人居住,布满灰尘。前几日日他的龙象般若功将要再突破一层,所以在此歇息练功。也都将郭芙带于此处。等郭芙入睡,自己练完功再点其睡穴,奸淫一番。自己要进镇里时,就将郭芙先带去此处不远的洞里,再用巨石封住洞口。这样郭芙跑不了,也不用点她穴位,让她不能动弹。
“此处木屋算是老衲临时歇脚场所,我们两个在此处歇息吧,这几日你也都得住在这里”
“临时歇脚的场所?看来老秃驴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”黄蓉不语,心里猜测着,她打量着屋子,屋内除了一张床,一张新被单,其他什么都没有,虽然设备简陋,可也算宽尚“床单也是刚买不久,可芙儿不在这里,看来,也不会藏远”
“不对,他既然都对我有所不轨,那芙儿岂不是”黄蓉心里大吃一惊,心里突然凉了一半“淫贼,你有没有动过芙儿”黄蓉突然怒视金轮法王,摆出掌法。
“郭芙人,老夫对小 女 孩可没有兴趣,你放心吧,不信等你跟女儿见面,问她”金轮法王说谎,真是脸不红心不跳。他知道郭芙不知此事,便跟黄蓉保证道。
“当真?”黄蓉半信半疑的盯着金轮法王,可悬着的心还是放了下来。
“嗯,你大可放心”金轮法王拍胸脯保证“来吧,把衣服先脱去,老夫想女人想了很久了,你女儿太嫩了,我不喜欢,你好好服侍我,否则,到时候就算你女儿太嫩,我也得吃了”金轮法王淫笑道黄蓉知道女儿应该没有失身,心里的石头算是可以先放下了,可现在自己却要失身于他,头脑一片空白,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“郭夫人,别忘记我们的条件了,你都以为人母,还怕什么,为了你女儿做个牺牲,又有何不可?你不听话的话,受苦的只是你自己,而且连累你女儿,她应该还是处子之身吧,虽然嫩了点,应该也不赖”金轮法王看黄蓉迟疑,说道。
黄蓉想了想,觉得也是,当下还是先讨好他,否则郭芙不知会受什么罪。
她眼角泪花闪闪,咬着牙,很艰难的放下手去,解开了衣带。
“整件脱了”金轮法王瞪大眼睛,痴痴的看着,想到即将得到如此绝色美人的身体,内心说不出的喜悦与兴奋。
黄蓉将白色衣服脱下,里面就剩一件小肚兜,双峰若隐若现。
“继续脱”金轮法王做到床上,说道“……”黄蓉不语,迟疑了一下“你不来,那就得我帮你了?”金轮法王做站起状黄蓉手向背后身去,解开了腰间的肚兜带,接着伸到脖子后面,解开另外一条,肚兜一下子从她身上滑落下来,双峰立刻弹了出来,呈现在金轮法王面前,金轮法王猛吞了几口口水,如发现稀世珍宝一般。看得两眼发直。黄蓉的胸部,丰满无比,皮肤白里透红,大又坚挺,丝毫不会下垂。
娇艳欲滴,红通通的乳头画龙点睛般挂在胸前,感觉让人吸上几口,便已是人间最幸福之事。
黄蓉看着金轮法王这狼狈样,刷的一下面红耳赤,抬起手来遮住双峰转身面向一边。
“转过来,将裙也褪去”金轮法王被扫了雅兴,不满道“……”黄蓉羞怯不已,第一次让郭靖之外的人看到身体,感觉是这辈子的奇耻大辱“快点,刚才我说的话都忘了吗,你再如此,我走便是”金轮法王有点怒了,黄蓉知道他想干嘛,便转过身来,脱去裙子跟亵裤。她豁出去了,反正现在落到他手上。就算怎么样,也要保住郭芙的清白之身。
“嗯,这才是”他奸诈得很,知道黄蓉一心为女儿着想。想到自己这方法用得真是妙,否则,黄蓉估计是死也不会让自己动她半个指头。
他暗暗佩服自己,然后又盯着黄蓉的下身,只见她肚子微微隆起,阴毛浓密,虽然曲卷,可比起郭芙,更有女人味。虽然有孕在身,肚子隆起,可半点都不伤大雅。
“来吧,让我好好疼惜疼惜”黄蓉怒视着金轮法王,可还是无可奈何的走到跟前。金轮法王伸出两手,捉着黄蓉的双峰,黄蓉紧张的退了一步,金轮法王又将她拉了回来。伸出舌头,在她乳头上舔的津津有味。
黄蓉挣脱不得,只得任其撒野,泪水一滴滴的落了下来。她突然意识到什么,伸出手来,想一掌拍死金轮法王“杀了我,郭芙也将死,没有我,谁也不可能找的到那地方”偷袭被金轮法王发现,他说完,放下心来,一手搓揉黄蓉胸部,一手为自己脱去衣服。
黄蓉泪水又落了下来,曾几何时,有多少人想侵占于她,却没有一个得手的,可今日为了自己的女儿受此大辱。落于一个野和尚之手,杀不得,跑不得。她贵为一代女侠,尊严跟地位不是一般人能比拟。可地位再高,武功再高,再坚强,她也是个女人。
金轮法王见黄蓉不会再有所挣扎,一把将她抱起,放到床上,赤裸着胸膛,趴了上去,要亲吻黄蓉,黄蓉紧闭双唇转过头去。金轮法王无可奈何,直接在她耳朵跟耳后根上舔了起来。一手撑着在床上,一手在黄蓉胸上搓揉。见黄蓉依然不为所动,有些扫兴“哼,我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,老夫今日不彻底征服这女人,明日起不会再碰半个女人”黄蓉的毅力,激起金轮法王作为男人的斗志,暗下决心,他对房事跟女人身体了若执掌,不相信黄蓉能坚持得了。
他用蜻蜓点水从黄蓉额下,点到小腹。两只手一直放在黄蓉乳头上,一会轻揉,一会稍微施力拉,揉,旋。来回弄了好几遍才停下来。可黄蓉依旧不为所动,两眼无神的望着屋顶。金轮法王转功黄蓉下身,他用轻的不能再轻的手法,在黄蓉大腿内侧抚摸。黄蓉感觉有百万只虫子在大腿上爬走一般,瘙痒无比,可她依旧咬着牙,不吭半声。
接着,金轮法王又用舌头,灵活的在黄蓉大腿上游走。黄蓉身体稍微动了一下金轮法王看到有成效了,继续进攻,他好像在战场上的将军一般,一步步往敌人城墙逼近,一波波击垮军心。他用手撑开黄蓉大腿,埋下头去,黄蓉阴毛部落有序,阴蒂泛红,阴唇居然是粉色的,已为人母,年过三十的人,阴部居然能够保养得如此之好,大小阴唇张开,没有半点褶皱,下面的洞口依旧紧致,金轮法王感觉自己置身世外桃园,他嗅了一把,居然没半点异味,有的仅仅是黄蓉的体香。其实这些都与黄蓉练九阴真经有很大关联,九阴真经本身就有护理身体,调节身体机制的作用,如果修炼日子久了,还有减弱衰老速度之功效。
金轮法王伸出舌头从黄蓉会阴处一笔舔到了黄蓉的阴蒂,接着用舌头灵活的在黄蓉阴蒂上打转,时而舔,时而转,时而向里压,时而往外吸,忙得不亦乐乎,又出手,在黄蓉阴户外面抚摸了几下,伸出中指,插到黄蓉阴户里去抽插,有时还会用手指在里面刮着阴道壁。黄蓉再也忍不住,闷哼了一声,金轮法王喜出望外,他知道即将打破黄蓉心里防线,舌头往下,在黄蓉小阴唇上做功夫,来来回回的舔着,这着又张开嘴巴,堵住洞口,含住阴唇,接着轻轻呼出。连续做了几次之后,黄蓉再也忍不住,哼了起来。淫水也开始流了出来。
金轮法王顿时感到自豪无比,好像一个战胜的将军般。不过他还是没有放下嘴里的活,他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看到女人开口求饶,他更想要这位中原无可匹敌的英雄郭靖的妻子,不可一世的东邪的女儿开口求饶。让黄蓉求着他奸淫她。
他更卖力的讨好黄蓉,舌头伸到黄蓉的阴道里,抽插着,又运起龙象般若功,将真气聚集在舌头上,金轮法王的舌头变得火辣辣的,舔了几下之后,又尽数散去,舌头变得凉凉的,黄蓉被这一烫一冰,高得呻吟不断,金轮法王用这个方法,加快速度,黄蓉身体颤抖不已,伸出手去,压着金轮法王的头,好像要把金轮法王整个头塞进去一般。
“哼,受不了了是吧,多么美好的感觉,何必硬撑着,放开心去享受,多好”金轮法王抬起头看着黄蓉,色迷迷的说道。
黄蓉听到这里,突然醒了过来,别过头去,发觉自己刚才的反应,觉得自己是个实实在在的荡妇,还贵为一代女侠,居然跟丈夫之外的人上了床,而且是个丑陋的恶人,还反映这么强烈。自己还是个人吗,她有了自杀的念头。
“不要觉得愧对了谁,这是你应得的享受,上天给你这个能力,必有他的用意,什么伦理世俗,那都是狗屁。是人,都会想享受,也不要觉得自己对不起郭靖,是那傻子不解风情,跟他你有这样享受过吗?你爱他没错,精神上爱着他,可肉体呢,肉体也需要被爱的,放开心来,好好享乐一番吧,过了今晚,你还是属于他啊,你又没爱上别人,这只是该有的享乐,就好像欣赏美妙的东西一样”金轮法王看出端倪,安慰黄蓉道黄蓉性子跟黄老邪一样,一向就不拘伦理束缚,我行我素,只是嫁给郭靖之后,才有所收敛,黄蓉心想:这人说的也并不全无道理,而且床上功夫也是一流,今晚难逃他手,何不放开心来,把遭罪想成享受,再说也不是自愿落此地步,只是为了芙儿。想到此处,黄蓉闭上眼睛,金轮法王大喜不已,埋头苦干。黄蓉开始进入状态,哼叫连连。有时还配合着金轮法王,身体一前一后运动着。
“我进去了哦”金轮法王看时机成熟,直起身来道黄蓉点头应允。金轮法王一手托起肉棒,在她洞口滑动,龟头插进去一点点,又抽出来,搞得黄蓉心里瘙痒难耐。淫水一直流。她看金轮法王一直不进去,睁开眼来,看了一下,等金轮法王龟头进入,自己跟着往下一动,金轮法王肉棒全根插入。黄蓉舒服的娇哼了一声。金轮法王奸笑一下,开始抽插。一会深一会浅,用力的插进去,再慢慢的抽出,肉棒上带出一波波黄蓉的淫水。黄蓉闭上眼睛,享受着这无比美妙的时刻。
黄蓉虽然不是处女,与郭靖也颇有房事,也生了孩子,可她从小习武,再加上修炼九阴真经,阴户依旧紧凑。金轮法王阴劲被夹得酥酥麻麻,煞是舒服,也跟着哼了起来。但他不想这么早就交枪,于是催动内力,将龙象般若功的真气聚于阴劲阴劲变得更加火热,烫得黄蓉又舒服,又瘙痒,仿佛进入了天堂一般。
“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哼”金轮法王每一波进出都让黄蓉娇哼不已。
“怎么样,舒服吧,爽快吧,大声叫出来吧”金轮法王加速的抽插着。
“……嗯,……嗯,很是爽快,快点,快点……”黄蓉意识已经昏迷了。她双腮红粉,喘着粗气,红唇半张的哼叫金轮法王趴下身去,亲吻着她,黄蓉也跟着回吻了起来,两根舌头纠缠在一起“……嗯……嗯”黄蓉边吻着,边闷哼着。
金轮法王双手饶到黄蓉身后,扶着她半跪而起,黄蓉整个人搂着金轮法王悬空而立,两人嘴上粘着,下体也连着。
“噗兹,噗兹……”金轮法王加速抽插,黄蓉身体不停的抖动着,嘴离开金轮法王,头半仰,甩着长发不停哼叫。金轮法王怒喝一声,抽插频率更加快了。
“啊……不要停,给我,给我……我要升天了”说完,黄蓉喘着粗气,泄了身,身体颤动着,她好久没这么享受过了,自从有了孩子之后,便没与郭靖有过房事。
金轮法王依旧不肯交枪,如果他没有发动真气,早就不知道泄了几回。他想要这个女人永远离不开他,永远成为他的枪下奴。看黄蓉泄了身之后,他没有让黄蓉休息,一把将黄蓉放下,半跪着放慢速度继续抽插,一手搓揉黄蓉的胸部,一只手用大拇指在黄蓉阴蒂上搓揉。一会由伸到地下,轻抚黄蓉的会阴,黄蓉虽刚泄完身,可被这一挑逗又淫性大发,不由的佩服这位正在奸淫自己的中年。岁数近百,技术一流,单单持久力就比郭靖还要厉害数倍。
“嗯……嗯,好哥哥,你弄得妹子好爽”黄蓉继续叫了起来,她已经完全的打破心里防线了,她这人就这样,要不做就不做,要嘛做,做到最好,因为她已经有了计划,所以她今晚要彻底放开心去好好享受一番。
“好妹妹,你倒是爽了,哥哥可要累死了,来,你来上面”说完,金轮法王躺了下去,“啵”的一声,肉棒从黄蓉阴道掉了出来。
“哼,讨厌”黄蓉娇哼一声,撒了个娇。金轮法王看到黄蓉如此,眼中好像火烧一般,阴劲暴涨。黄蓉没再做声,扶着金轮法王布满自己淫水的肉棒,坐了下去,惊讶道“哇,比刚才还要长了耶”然后一上一下的动了起来。
金轮法王看到黄蓉这般模样,淫性更是大发,两只手扶着黄蓉的双峰,拇指在她乳头上打转。
黄蓉摇着头,眼神扑朔迷离“哼……哼……插得好深,蓉儿快受不了了”金轮法王再也受不住这般挑逗,直起身子,坐了起来,双手扶黄蓉的丰满的双臀,加速的抽插着“唔……唔,蓉儿要死了……唔……唔,好痛快……哼”黄蓉忘我的淫叫。
“蓉儿,我来了”金轮法王怒喝一声,速度又提了一倍上去。
“蓉儿要死了,哼……哼……唔唔,蓉儿不行了,给我,射进里面,唔,唔……唔……啊”黄蓉在淫叫中再一次泄了身“我也去了”金轮法王闷哼一声,全数射进黄蓉体内。黄蓉身体颤抖着,阴道收缩,将金轮法王精子全数收入。金轮法王也没抽出阴劲,两人筋疲力尽,相拥入睡。
黄蓉次日醒过来,睁开眼睛,竟然已是晌午,看到金轮法王赤裸着身子抱着自己。突然想到昨夜二人的激战,猛打冷颤。发觉自己下体还塞着个硬棒棒的异物,低头一看。原来是金轮法王的肉棒,差点叫出声来。她扭动身体,将金轮法王的肉棒拔出,娇哼一声,下体立刻流出泊泊精液与自己的淫液。念到自己的清白遭此蒙羞,想到自己的淫荡放纵,觉得愧对郭靖,有背伦理。要是平日,她早已自己在此做了断。可现在郭芙还在此人之手,当下是救出自己的女儿才是。昨夜在心里已有的计划,现在更加的明确了。
她坐起身来,批了件外套而已,裸着下体走出木屋,来到溪边。脱去衣物赤裸着身子跳了下去。如鱼得水般畅游起来,游了好一会。停下来,找了个大石块,靠了上去,用指头清洗下体,洗毕,爬到大石块上,躺在上面。脑袋中又想起昨晚与金轮法王的激情缠绵,不禁双扉绯红。
“虽说此步是最后无可奈何的计策,可昨晚那贼人倒也弄得我神魂颠倒,房事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。”黄蓉边想着,边对昨晚想的的计策做出进一步谋划。
“就这么办了,只要不出意外,定能救出芙儿”黄蓉心里有了十足的把握,可念到此策又要将牺牲一次自己的身体,不禁有些犹豫。
“为了芙儿,为了自己,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此等下等计谋,并非自己所愿,实属无可奈何,希望上天有眼,可以原谅我。”黄蓉心里虽然徘徊不定,可她明白还是要这么做,她明白金轮法王对自己色心大起。就算他遵守诺言,要放了自己,恐怕不是一朝一夕。与其长期受辱,还不如一次做个了断。万一他不守承诺,将她们母女带到蒙古军营。怕是要受尽更多人奸淫侮辱了。于是咬了咬牙,决定拼了。现在只有少受点屈辱,保住女儿。什么伦理道德,也得先放到一旁去。
“美人,原来你在此处,我还以为你不顾你女儿,自个儿跑了。”原来是金轮法王,他醒来发现黄蓉不在,看到黄蓉在外面,便裸着身子走出来。
“你醒了啊,过来吧”黄蓉躺在大石块上,双手撑着,双腿交叉而放,身上白衣遮不住丰满的双峰,微风轻拂,乎隐乎现。而下体全裸,修长玉白的美腿没半点瑕疵,金轮法王看得眼睛快蹦出来一般,急忙跃身而起,飞到黄蓉身旁。
“美人,你真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”金轮法王目不转睛的盯着黄蓉的玉体,奸笑道。
“那你还不快快接受惩罚”黄蓉瞥了一眼金轮法王的下体,痴痴笑道“来,来,就来。”说完伸手要抓黄蓉的胸部,黄蓉一闪躲了过去“看看你,看看你,猴急的,先把身体洗干净了再来碰我”黄蓉嫌弃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“哎哟,我的小美人,你这……哎,我洗就是了,不过我们两得一块洗。”金轮法王嘿嘿笑道“好啊”黄蓉说完,自个下去溪里。
“等我嘛”金轮法王也跟着下去。
两人在水里畅游了一番,鸳鸯戏水一般。这场面根本就不像是仇人见面。而像夫妻外出游玩。其实黄蓉绝顶聪明,自有她的妙计。
金轮法王却只顾着追逐黄蓉,他一心只想着她的身体,想着要怎么再次奸淫眼前这位裸着身子的绝世美人。他看到黄蓉今天换了个人似的,只道是黄蓉昨晚屈服于他的勇猛。甘愿做他的枪下奴了吧。
金轮法王游不过黄蓉,运气真气,从水下跃身而起,飞到黄蓉跟前,一把将她拦住。
“叫你再跑。”金轮法王贼笑一声。
“你真够无赖,这也要作弊”黄蓉不屑的瞟了他一眼。
“我就是无赖怎么着?你不是昨晚就知道了吗?”金轮法王嘿嘿直笑。
黄蓉知道自己要演戏,要尽情的勾引金轮法王。可她始终还是放不开来。听到金轮法王的淫言秽语,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。
金轮法王看到黄蓉这有着倾国绝色、千娇百媚的佳人,那张秀美丽靥红通通的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由于浸泡在水里,身上都是水珠。黄蓉胸前双峰仿佛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鲜艳蜜桃一般,煞是美观。金轮法王心里痒痒,一把将她抱住。
伸过头去亲吻黄蓉。黄蓉没有没有闪躲,张开粉红小嘴迎接。
两人相互回吻,赤裸着身体在水里,缠绵在一起。
“嗯……”黄蓉一声轻轻的羞涩的娇哼金轮法王下体暴涨。伸出双手按住黄蓉丰满坚挺的双峰,搓揉起来。黄蓉乳头慢慢变硬,喘着粗气,搂住金轮法王的脖子,更加用力的回吻。
两人就这样亲吻了好长一段时间,金轮法王按捺不住,将黄蓉抱起,边吻着她边往溪里的大石块走去,走到大石块旁。将黄蓉放上去,黄蓉正好坐在水里。
金轮法王推开黄蓉双腿,只见黄蓉下体清水流过,上部分阴毛上因为溪水的清洗,布满水珠,一滴滴落下。下部分浸泡在水里,跟着溪水流动,美妙无比。
阴唇半张,被清水洗过之后,干净无比,阴道半张半合,仿佛小嘴一般呼气吸气。
不时带出一点点淫水。马上被溪流冲去。
金轮法王噎了口口水,伸出舌尖,从黄蓉阴道口往上舔去,到阴蒂上停留下来。开始亲挑弄阴蒂。不停地打圈,吸食。
“嗯,嗯。重点……嗯,轻点”黄蓉双腮通红,喘着粗气,娇哼连连金轮法王继续抬下头去,舔弄黄蓉的大小阴唇。含在嘴里轻轻吸食,不时发出“呲呲”声黄蓉哪里受得了这般挑逗,阴道瘙痒难耐,伸过一只手去,想要让金轮法王舔她阴道。
可金轮法王这次不干了,他就是不碰黄蓉的阴道。黄蓉被折腾的不行,又羞又急。很想伸下手去扣弄下体,可又羞怯不敢,无奈,只得随他。闭上眼睛,继续娇哼。金轮法王看黄蓉闭上眼睛,立刻站了起来,爬到大石块上,迅速的掏着肉棒,往黄蓉嘴里塞。黄蓉看金轮法王没有舔弄,刚要睁开眼来看怎么了。却见眼前一肉棒飞速而来塞到自己嘴里。黄蓉赶紧闭上双唇。
“你……”黄蓉瞪着双眼,刚要开口说话。不想金轮法王见状立刻继续把肉棒塞到她嘴里。
“嗯”黄蓉被金轮法王的肉棒顶住喉咙,一下被呛得泪花夺眶而出。
金轮法王按住黄蓉的头,跟着一进一出的抽插起来。
“唔……唔”黄蓉第一次被人用肉棒插进嘴里,立刻赶到恶心反胃,又被卡着喉咙,泪珠一滴滴落下。讲不出话来,哽咽不已。
金轮法王一直按住黄柔的头,她只得将计,开始配合的套弄。由于没有经验,时不时的咬到金轮法王的肉棒,痛得他直叫。几次之后,黄蓉掌握到技巧,慢慢的一进一出的吃了起来。金轮法王慢慢松开黄蓉的头,站着闭上眼睛尽情享受。
黄蓉半蹲而起,卖力的套弄,将金轮法王肉棒吐出。只见金轮法王肉棒青筋暴涨,龟头红通通的,上面沾满自己的口水。还会有一点点尿液溢出。黄蓉感到羞愧不已,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男人的肉棒。
“其实他们也没想象的那么丑陋不堪,没了女人,男人活不下去,没了男人,女人又何尝不是”黄蓉心里念到,接着学着刚才金轮法王舔自己下体的模样,伸出舌尖舔了起来。
金轮法王被这一弄,也舒服的哼了起来。他只感到下体又暖又麻,又骚又痒。
身体往前一顶,伸进黄蓉嘴里。黄蓉卖力的套弄起来。一会轻,一会重,一前一后的套弄着。时不时在嘴里用舌头舔他龟头。
金轮法王被黄蓉这般套弄,把持不住,加速抽插。黄蓉知道金轮法王要射了。
加紧速度,收缩脸颊,将肉棒紧紧夹住,一前一后的配合着金轮法王的抽动。
金轮法王闷哼一声,黄蓉知道金轮法王要射,刚想吐出肉棒。不想金轮法王一把将她按住,让她动弹不得。只见他下体往前一挺,精液一波接着一波全数射进黄蓉嘴里,射完全身颤抖着。依旧按住黄蓉的头不让她有所动作。黄蓉满嘴精液,腥味呛得她直反胃,想要吐出来,头一直被金轮法王按住,挣脱不得。嘴里又被他的肉棒塞得满满的,想吐吐不出,想咽咽不下去。精液从她嘴角溢出。最后不得已咽了下去,金轮法王这才松开手来,躺倒大石头上。
“淫贼,你岂可如此无礼”黄蓉又羞又怒的擦去嘴角的精液,瞪着金轮法王吼道。说完立刻埋下头去,伸出手指想要扣喉咙处,将精液吐出,可却被金轮法王拦住。
“美人不可,精液乃男人全身之精华所生。特别是内功深厚之人的精液,对女子身体大有益处,可保青春,可滋养体肤。我本不想射入你嘴里,只是你让我感到如此爽快,精液射出就浪费了。还不如让郭夫人你受益”金轮法王认真的说到。
黄蓉自小在桃花岛也都有翻阅医术,她突然想到,觉得金轮法王此话倒是不假。便没再漱口。只是那精液腥味过浓,好几次都想反胃吐出,只得捧起溪水漱口。漱完口,往后坐了下来。金轮法王躺在一旁,静静地观赏着黄蓉。只见她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垂到下腰,细长的捷毛下闪着一双明媚的大眼,眉梢眼角,皆是春意。雪白绯红的双腮在夕阳照射下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。全身又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女人风韵。想到自己居然可以与如此美人交媾,觉得这辈子活的也很足矣。又看到她挺拔的双胸,微微隆起的肚子。虽然有孕在身,可身材曲线依旧完美。全身至上而下,找不出半点瑕疵。看到此处,金轮法王的肉棒又再次站立起来。
黄蓉伸出手想要抚弄一下湿掉的头发,无意间居然碰到一个硬邦邦的异物,转过头去,看了一眼,看到金轮法王刚泄完身的肉棒居然还是挺立,不由大吃一惊。
“此人过了年纪,却不是常人所能比拟,才刚刚泄身,现在却依旧挺立。看来要计划成功实施,还得吃不少苦头了。”黄蓉看到金轮法王的肉棒,诧异不已,又想到自己的计划,就是要先用自己的身体耗尽金轮法王大量体力。才可实施下一步计划。可现在没想到他久战不衰,看来得打持久战了。不禁觉得有点后怕。
又想到金轮法王异于常人,久战不衰,能让女人登上前所未有的云霄高殿,又有些期待,下体不由得溢出淫水。黄蓉见自己失态,羞怯别过头去。
“黄女侠,怎么,看到老夫的功夫太棒,又想要了是吗”金轮法王见黄蓉羞怯不已,哈哈大笑起来。
“……”黄蓉低头不语“来吧,刚才辛苦你了,现在换你好好享受享受。我会好好服侍黄大女侠的。哈哈哈”金轮法王坐起身来说完昂头笑道。说完凑了上去,从黄蓉后面将她抱住。在黄蓉的耳后根处亲吻亲来,不时往她耳朵吹起,然后用舌尖轻点耳朵,又接着轻轻却又连贯的舔了一遍。之后将黄蓉耳垂含住,用舌头轻抚,双手伸到黄蓉双峰前按住,用指缝夹着黄蓉的乳头,揉了起来,黄蓉连连轻颤,如被电击,玉体娇酥无力,酸软欲坠。全身又痒又说不出的舒服。
黄蓉加紧大腿,缩着脖子,淫水泊泊而出。
“哼……哼……好舒服,继续”黄蓉轻吟着。过手去,闭着眼睛抚摸着金轮法王的头跟脸。
接着,只见金轮法王竖起食指跟中指,从黄蓉的背后脊梁骨上轻点而下,似有若无,只见黄蓉颤抖起来。又用双手捧起溪水,游遍黄蓉全身。黄蓉只感到背后一阵阵凉意袭来,又似乎有百万只虫子在后面爬一般。虽然很痒,却依旧很是舒服。黄蓉不由得佩服起背后这个男子,虽然长得不是年轻俊美,可却懂得温柔疼人。想到郭靖要是有他一半的水平,那就堪称完美了。
金轮法王将黄蓉放倒在石块上,吐出溪水,又再含了一口,开始游走黄蓉前身。从肩膀,带腰部,从额下到肚脐,一遍遍轻吸,或者用舌尖微点。水不凉了,边吐出,再含一口在嘴里。走到黄蓉涨得通红的乳头前时。将其含住,用舌头不时的轻扫,吸入呼出。再蜻蜓点水般的轻点一下。黄蓉立刻哼叫连连,她夹紧双腿,闭着眼睛,尽情的享受着。金轮法王继续轻舔黄蓉上半身,又伸出手来用大拇指压在黄蓉阴蒂上轻柔。
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别碰那里,我受不了了”黄蓉哼哼的叫着。
“想要的话,得说哦。不然我就不进去”金轮法王不理黄蓉,继续着他的动作。
黄蓉羞怯的别过脸去,闭上眼睛享受。
金轮法王继续在黄蓉身上游走,伸出中指,插进黄蓉布满淫水的肉穴,轻轻地抽插,不时的在黄蓉肉穴里,将中指往上翘,挠她的阴道肉壁。黄蓉受不了这般挑弄,咬着嘴唇摇着头,想要忍住。可身体不听话的一阵阵颤抖,闷哼声变成了大声哼叫起来。下体的淫水盈盈流出。
“不要……啊……啊,我受不了了……哼……哼”黄蓉大声叫喊起来,还好这附近算比较偏僻,很少有人经过,要不然早就让人闻声而来。
“受不了就别忍了,说,说你要我的肉棒”金轮法王看到黄蓉这般模样,哼笑起来。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要”黄蓉哼哼的说着“你要什么?大声说出来,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”金轮法王不管黄蓉的哀求,继续用中指在黄蓉的肉壁上扣弄着。
“我要你……我要你的……肉棒……啊……啊,求你别折磨我了,给我……”黄蓉憋不住了,大声哀求起来。
“早说嘛”金轮法王奸笑道。说完爬到黄蓉下体位置,黄蓉立刻张开大腿,好让金轮法王插入,金轮法王一手托着青筋暴涨的肉棒,一手抚弄着黄蓉的阴蒂,往前一挺,全根没入。
黄蓉瘙痒难耐的下体立刻被塞得满满的,舒服的娇哼一声。感到刚才的空虚感一抛而空。感到下体的肉棒越来越满地紧胀着自己那娇小紧窄阴道,一时间感到无比满足。
“……轻点……唔……”黄蓉被肉棒一烫,轻叫着。
金轮法王一进一出,九浅一深的抽插着。每一次进去,都直顶黄蓉花心深处。
黄蓉被顶得舒畅不已,可是意识到怕会伤及胎儿,暗地运起九阴真经。其实这也是黄蓉的计划之一,九阴真经有最上乘的内功心法,精纯浑厚之至。可以保护自己真气不会外泄,以此减少体力消耗。其次九阴真经对于女人各个部分都会有所保护,特别是女人最脆弱的地方,也就是最敏感部位。但是九阴真经也有个缺点,就是阴盛阳衰,所以交媾时会吸取男人真气来补充。
黄蓉运起功后,阴道开始有了变化金轮法王的肉棒被黄蓉的阴道紧紧包住,好像有一张嘴一样,紧紧吸住龟头。阴道里的肉壁又有好多肉在蠕动,包住整根阴劲。
金轮法王感到说不出的爽快,又酥又麻。虽然刚泄身不久,可遇到黄蓉这极品货色。他差点又缴了枪,金轮法王见势不妙,赶紧沉住气,运起龙象般若功。肉棒立刻又涨了一分,又烫又硬。
黄蓉感觉到金轮法王的胯下之物有所变化,不由大吃一惊。但也没再多想,闭上眼睛,舒服的娇哼起来,气喘连连“唔,又大了不少,烫得我好生快活哦……哦……唔……嗯”黄蓉淫荡的叫唤着,她已经彻底放下了心来,享受着这淋漓尽致的畅快。九阴真经也会促发运功之人的欲望。
金轮法王闷哼一声,挺着如铁一般的肉棒继续抽插。
“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唔”黄蓉有点意识迷离的哼叫出声金轮法王一把将她抱起,站起身来,扶着黄蓉的双臀,站着抽插。这样更可以深入到黄蓉肉穴里面。
黄蓉伸过头去,跟金轮法王的嘴唇咬在一起。嘴里哼声连连“嗯……嗯……唔”两人战斗了好一会,金轮法王将黄蓉发下身子,抽出肉棒。黄蓉本闭着眼睛尽情享受,忽然觉得下体一空,哼了一声,睁开眼来。
“美人,来,翻个身”金轮法王扶着沾满黄蓉淫水的肉棒道。
黄蓉知道金轮法王的用意,转过身体半蹲着趴在石头上,翘后臀,以便金轮法王插入。
金轮法王扶着肉棒往前一挺,插进了去,感觉黄蓉的阴道又是窄了几分。感到爽快无比,喝了一声,加速抽插起来。每一次都狠狠地插到黄蓉花心深处。然后再狠狠地在黄蓉的丰臀上打了一下,搞得黄蓉又痛又痒,又麻又畅快,不禁吟叫连连。
金轮法王只觉得黄蓉肉穴内的有个小嘴,将自己的肉棒全根吸住。说不出的舒服,闷哼一声,再也忍不住,如火山爆发一般狂泻而出。点滴不漏的射在黄蓉体内。黄蓉被这一趟,不停的颤抖着。
金轮法王射完想要拔出来,黄蓉忙伸过手去拉住“你只道自己快活,就不管他人了啊。”黄蓉不依“可这……”金轮法王刚想拔出,却感觉到肉棒有东西在吸允着,感到无比舒服。其实金轮法王不晓得黄蓉这是因为运起九阴真经。九阴真经被男人精气催动,便会开始吸食男人精气。
以补充运功者体力跟真气。
“你别拔便是,我还没来呢”黄蓉说完,扭动着后臀。
金轮法王有点惊讶,这黄蓉跟昨天比,简直就变成了一个荡妇淫娃了。今天满足不了她了呢。不行,怎可让她低估自己。想到此处,金轮法王怒了起来,阴劲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。他再次催动龙象般若功,这次将功力提升了一倍,阴劲变得越加火烫,粗硬。黄蓉只觉下体被塞得满满,又烫又胀。娇哼一声,一前一后的运动着。
金轮法王加速抽插,两人不停地换着姿势。
这次金轮法王持久力更惊人了,两个人由黄昏战到日落月出。
“啊,我不行了……我要泄了……再深点……再深点”黄蓉舒畅的欢叫了起来。
金轮法王加速抽插,只觉得黄蓉阴道开始紧缩,颤抖,将他肉棒紧紧吸住。
“我升天了……呜呜……唔……哼”黄蓉一阵痉挛,终于在金轮法王的无数次的抽插下,满足的泄了身。
黄蓉阴道一张一合的颤抖,金轮法王虽已射了两次,还是忍不住这种刺激。
跟着也泄了身去两个人汗水淋漓的躺了下去。
黄蓉满脸通红,喘着粗气,身体还在颤抖着。金轮法王也躺在一旁,他连着泄了三次身。消耗了太多体力。闭上眼睛,想要歇息一下,恢复体力。
黄蓉立刻运气施展九阴真经的移魂大法,要将金轮法王制住。其实这便是黄蓉的计策,她知道自己始终逃不过金轮法王的魔爪。觉得自己就算让其奸淫,他未必肯这么爽快放过自己。
于是,昨晚苦无计策,但在被金轮法王奸淫时,想到此策。黄蓉的知道九阴真经的移魂大法,纯以精神力量控制对方心灵,施展时心神归一,然己之内力需胜过对方,否则无效,甚至反受其制。量到自己现在有孕在身,内力肯定不及金轮法王,于是便用身体勾引金轮法王,让他没有防备之心与自己交媾,然后再泄去他大量真气,再用九阴真经的移魂大法控制其心智。让他说出郭芙的下落,并将他杀死,这样就没有人知道她与他交媾之事。而且还能保住自己与郭芙。虽然得牺牲自己身体,可是也不失为当下最佳选择。
黄蓉控制住了金轮法王,询问了郭芙的下落后,让他忘却了近日所有的记忆。
黄蓉原本要按照计划只要金轮法王说出郭芙的下落。要一掌将其打死。可不料金轮法王异于常人,久经不泄。自己虽有九阴真经护体,却也流失不少体力。
再者运用移魂大法也需要消耗一部分真气。恐怕杀不死他,还将他弄醒。那就一些功亏一篑。于是便再次运功,进如他的潜意识里。让金轮法王把近日之事通通忘却。
完了之后,黄蓉跃身而起,要去寻找郭芙,不料消耗过多体力跟真气,着地后双腿一软摊倒在岸旁。抬起头来发觉不远处有人在观望。不禁心里一凉。黄蓉牺牲自己的身体后,终于不仅逃离了金轮法王,还知道了郭芙的下落。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  热点

广告联系:jiqing999@protonmail.com 网站地图